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花卉美容法

  “凝翠暈峨眉,輕紅拂花臉”;人們常用花卉來形容人之美貌。其實,花的確有美容的作用。儘管現代化工業已為人們提供了琳琅滿目的化妝品,但人們依然對天然植物性化妝品情有獨鐘。許多天然的化妝品和古典的美容方法已逐漸引起人們的興趣。花卉是植物之精華,以其豔、香、嬌而具有無窮的魅力。許多花卉含有各種生物?、植物激素、花香素、酯類、有機酸、維生素和微量元素等等,可抑制引起皮膚老化的某些?類,增強皮膚細胞的活力,有較好的護膚、潤顏、美容作用。

  桃花“桃之夭夭,灼灼其華”。從《詩經》時代起,中國人就一向喜愛挑花。“人面桃花”的傳說從唐代流傳至今。用桃花美容由來已久,古代的《神農本草經》就稱桃花可以“令人好顏色”;《名醫別錄》也稱其,“悅澤人面”;孫思邈的美容方頗為推崇桃花。古醫家普遍認為,服食桃花有“令人面潔白悅澤、顏色紅潤”的效果。據《瑣碎錄》載,武則天的女兒太平公主常用桃花末調烏骨雞血塗面及身,據說效果頗佳,“令面悅白如雪,身光潔如素”。桃化尚可除面斑,祛臉上黯黑點,消斑痕。桃花與丹砂可治粉刺;桃花合冬瓜仁可治面瘡。

  菊花“不止傲霜兼傲雪,世間無此耐寒心”。菊花歷來就被譽為長壽花、抗衰老之花。古代醫學謂其“久服利氣血、輕身、耐老、延年。”蘇東坡有詩贊道:“南陽白菊有氣功,潭上居人多老。”菊花還具有美容的功效。醫書載:菊花有利氣血、潤肌膚、“益顏色”,能“令頭不白”,服菊“百日,身輕潤澤,一年,發白變黑。”早在元代《禦藥院方》中就有以甘菊為主藥製成洗發菊花散的記載,主治頭髮脫落。明代著名醫學家張景嶽還用菊花、白芷等藥搽面治雀斑,頗有收效。

  在日本,人們認為菊花會令人青春常在,健康美麗,因而熱衷於吃菊花製成的各種美食。甘菊花中的香精油、菊色素等成分有抑制皮膚黑色素形成及活化表皮細胞的作用。國外常有人以其浸劑用於目光浴,具有防止曬傷和潤膚的作用。

  杏花“裁剪冰玉,輕疊數重,淡著燕脂勻注。新樣靚妝,豔溢香濃,羞煞蕊珠宮女。”這是宋徽宗描述杏花的傳神佳作。“杏臉”常是人們對美貌的比喻。杏花具有補中益氣、祛風通絡的作用,可以營養肌膚,祛除面上的黯黥粉刺,宋代的《太平聖惠方》中,就有以杏花、桃花洗面治斑痕的記載。杏花的美容作用與其含有抑制皮膚細胞酸酪?活性的有效成分有關。

  茉莉花“玉闌於外淨無塵,茉莉香來撲鼻新,月色似花花似雪,不知誰是似花八”(清·楊思壽)。茉莉花也是古代常用的美容花,人們常用其花浸液做香水,芬芳可愛。花含苯甲醇、芳樟醇脂、茉莉素等有機物,有一定美容作用。李時珍的《本草綱目》載,以其“蒸油取液,作面脂頭澤”,可“長髮潤燥香肌”。另有一種素馨花,稱大號茉莉,也是美容花。明清時,廣州的花田遍栽其花,“滿城如雪,觸處皆香”,廣州亦有“素馨茉莉天香國”之稱。南國的婦女摘其花做花環,“以繞雲鬢”,或“蒸油取液,作面脂發油”,芳氣襲人,具“長髮潤肌”功效,用素馨花美容之風一度盛行珠江畔。

  槿花“千葉芙蓉詎相似,百枝燈花夏羞燃”(《廣東新語》)。槿花也稱扶桑,為木本,葉如桑,花繁,有紅、白色多種。其花可入食,其味甜滑可口。古人認為其花可以“潤容補血”,常以“其花蒸醋食之……”

  玫瑰花典雅豔麗,香雨迷人。其香精是名貴的香料,其花入藥有疏肝及美容作用,據說慈禧太后的常用化妝品就有玫瑰花汁製成的胭脂,也可加入油類做面脂。其簡易方法是:采玫瑰花瓣浸入醋中,靜置一周,取其濾液,兌入適量清水就可以作美容液。用此液早晚洗面擦頸,可以美容潔膚,治療粉刺、面瘡,久用之可使皮膚細嫩、潔淨。

  李花潔白秀美、質樸清純、味苦氣香,外用可以除粉刺。李子汁和酒,古稱“駐色酒”,可以美顏面,防疾病。李核仁研未調雞蛋清塗面,可治臉部的黑色斑點。

  在眾多花卉裏,可用作美容的著實不少。如柚花在清宮中常被提煉為化妝香油,具“長髮潤燥”功效;旋複花可以“通脈益色澤”;鼓子花可“去面膚黑色,媚好益氣”;淩霄花可治身癢、酒渣鼻及面瘡;金盞花外用可治皮炎及脫髮……此外,蓮花、梨花、蜀葵花、木瓜花、櫻桃花等等也是美容的花使。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