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櫻夕嵐※時尚線上's Archiver

ckinnewwy8954 發表於 2013-2-2 06:16

釣竿不該承受之重(進口和國產釣竿的思考)-2

話說遠了,還是回來說“竿”,說說我自己的用竿情況吧。我平時用的,有JAPAN竿(禧瑪諾),有韓國竿(東美),也有光威和東區。不同釣場、不同魚情,作不同用竿取向。我的JAPAN竿斷過,韓國竿也斷過,還就是光威和東區沒斷過,但話說回來,儘管這樣,我仍並不會就此去對它們作“物理性”以外的解讀。因為事實很簡單,與含碳稍少的中檔竿相比,價格貴的高碳竿往往更易斷,對使用技術和手法要求相對也較高,因為“高碳”決定了它的“脆”,釣魚時務必要使用得當。國內許多大公司也都已能生產60克左右的超輕3米6高檔竿了,它們也一樣“脆”,材質決定特性,無分產地國籍。
        我的禧瑪諾竿是“溪峰”4米4,重量85克,重心靠後,拿在手上一點沒有頭沉的感覺,輕盈且舒服,竿身硬挺,出線順(拋竿能很輕易地打滿線,且拋得直)。腰力也較好,“回魚”快。這根竿是三定位(可定位3.6米、4米、4.4米三種長度),上哪釣魚帶上它,就等於是帶了三把竿,實用性很高。這竿我是在大連買的,我家瀋陽這邊沒有,大連也只此一根,近幾年釣魚基本上用的都是它,非常合手好用,而且在魚池邊常常引來釣友觀賞,均對此竿的獨特“三定位”設計和工藝品質嘖嘖稱歎。我用它沒釣過太大的巨物,最大鯉魚六斤多吧,上魚時竿身整體受力均勻,給人感覺很踏實。那麼它是怎麼斷的呢?是我釣起一條二兩左右的鯽魚時,豎著拿竿,竿梢折角大(應算“不當使用”),不經意間手腕一頓(應算不小心),一個寸勁、竿梢第一節就折了。我的另一根韓國東美“名將”高碳竿也是,釣八斤多草魚什麼事沒有,換釣位時不小心掛到草上,竿梢輕輕一窩就斷了。經多年的用竿經驗,我總結出規律:60T碳布的高檔竿,釣大魚沒事,釣小魚(或是不釣魚擺弄竿時)易折,且多在竿梢;含碳95%左右的中檔竿,釣大魚沒事、釣小魚也沒事,皮實,用起來仗義,只是略重;而低檔竿呢,釣小魚沒事,釣大魚易斷,且多是從中間斷,重量自然更沉些。以上規律無分國產進口,概莫能外。如何選用,就看用竿的人是誰、和不同的用竿取向了。如果你是毛毛楞楞的菜鳥新手,即使有經濟條件,也勸你最好先別裝備高檔竿,先用中檔皮實竿子“練手”,等手法老到了再換不遲;如果你是高段位釣手,技術熟練、手法好(不會出現使用不當及毛手毛腳等情況)而無法忍受竿子沉,那就使高碳竿;如果你能夠忍受“沉”而不能忍受“脆”,那就使中檔以下的竿;在高頻率拋竿(一天提竿幾百上千次)時、“沉”的弊端大,我會做一種選擇;而一天見不著幾口、卻可能會有巨物光臨時,那就考慮另一種選項。還有,我前邊說了,三米六的竿,中檔竿和高碳竿重量上雖有差異,但使用起來並不會感覺沉到哪去,所以在這個級別裏,我不建議買上千元、幾千元的昂貴竿。但四米五以上的竿,個人還是更傾向於看“重量”指標,就說釣水庫、玩六米三的竿子,160克和320克,掄一天,胳膊感覺會天差地別的。又當然,同樣物理指標的竿子,經濟條件好的釣友花個上千元甚至幾千元非要洗馬路,我們也不要以某種成見去“鄙視”他,更不要以過度的偏執去抨擊他,只要經濟條件允許,人家有權利有所偏愛。再說你在“鄙視”和“抨擊”他們時,那些老少邊窮地區的赤貧戶見你花好幾百元(往往是他們全家一年的收入)來買根釣魚的竿兒(儘管是國產),人家又會怎麼看你呢?
    所以說,釣竿就是釣竿,不該讓它承載它自身以外的太多東西才是。討論釣竿,最好咱就只說釣竿,只從物理意義去分析(比如材質、做工、重量、調性、腰力、重心、以及不同釣技群體的不同用竿取向等等),就竿論竿,不要去附加“階級仇”“民族恨”等等其他東西(比如鄙視富人、比如抵制日貨)——從這些層面去解讀“釣竿”,說實話,讓它們很無辜,沒有意義,也實在沒什麼意思,這跟愛不愛國根本不搭界。如果我在為民族振興、經濟騰飛躬耕苦作時,好不容易有個週末走向山野水邊想放鬆放鬆,在我拿起釣竿時卻又一下子要背負起國家使命、民族大義等等如此沉重的一切,我累不累呀,還讓不讓人活了?眾所周知,中國釣具出口量已相當的大,美國人歐洲人在走向自然拿起中國釣竿時,倘若也要眼盯浮漂心裏卻無時不為“黃禍”威脅而憂心如焚,那全世界的釣場會是個什麼樣兒?五十年代冷戰時期,法國曾拍過一部電影,導演是個“法國憤青”,影片表現西方人對“黃禍”的懼斥,片中描繪了想像中的巴黎被中國軍隊佔領後的景象,到處都是打綁腿背大槍的士兵,所有小汽車俱遭“抵制”而被焚毀,滿大街只允許跑黃包車……在我們今天的中國人看來,那部電影十分可笑。既是如此,為何我們也要遺這類笑柄於世人?日 本軍國主義者可恨,新納粹就好到哪去?墨索裏尼和希特勒難道比東條英機可愛?八國聯軍比關東軍罪孽就小?若說抵制,為何不連美英歐洲甚至全世界都一塊兒抵制?讓我們廣大“愛國者”都回到大清和民國閉關鎖國的“抵洋”年代去好啦……只可惜,古往今來的事實證明,那樣的年代並不會讓華夏民族更強盛。日 本右翼勢力拒不反省甚至拒不承認戰爭罪行,這點我們必須堅決鬥爭。美國國會山也有相當大的右翼勢力至今死抱著排斥、歧視和扼制中國的立場不放,可吳儀副總理仍然帶著貿易代表團去美利堅採購……國與國間的政治、外交、經濟大戰,縱橫捭盍、濤走雲飛,韜略也是波詭雲譎,風雲宏闊,那是一部大“兵書”,不是幾夥“憤怒青年”腳不沾地振臂一呼就能解決問題的。倘若僅只買誰的釣竿或是不買誰的釣竿 就可致使一個大國崛起抑或消亡,這個世界是不是也太小兒科了?
    除了“八卦”釣竿,網上也不時有釣友大義凜然質問:“難道中國魚就喜歡日 本餌嗎?”有釣迷就跟帖了:“別整沒用的!好使才是硬道理。我可以一次兩次空軍,誰想回回空軍啊,看別人嗷嗷上魚,受刺激呀。如果我們國產餌強於別人……可現在是嗎?丸九社長可以把自己公司的餌料吃下肚去,國產的哪個敢?有的連手都燒掉一層皮……”呵呵,儘管這位菜鳥“回回空軍”應該並不只是釣餌的事(國產餌用對了效果並不差),不過我還是要說:既然有那麼多人追隨老九餌,想必肯定就是好用,而明明好使卻非跟自個兒叫勁不用它,是不是也大可不必呢?除了自己釣不好魚,其實真的給不了外邦多大打擊。國貨也有好東西,我們的襯衫不就是世界最好的麼?然而我們卻只能拿一億件襯衫去換一架美國飛機。中國這麼多民航公司不想愛國?可是抵制了“波音”“空客”你飛啥?愛國不等於拒絕互通有無,歸根到底,還是“國貨當自強”啊!如果我們造出自己的大飛機、且品質與“波音”“空客”媲美,還會拿一億件襯衫去換架飛機?若中國餌嘩嘩地賣到日 本去、賣到全世界去,我幹嗎非用加了關稅的丸九餌,有病?所以說,我想告訴抵制老九的那位兄弟,你用窩頭吧,二十年前我釣魚就全是蒸窩頭,上魚??的,哪天你去釣魚告訴我一聲,我蒸倆窩頭給你帶上(保證不用日 本苞米面哦)……
    呵呵,說這麼多啦,對熱血滿腔、壯懷激烈的“憤青”們,就不再更多地說啥了,因為說你們幼稚膚淺狹礙、所知甚少卻熱衷起哄,你們肯定不愛聽。可事實卻就是如此呀,頭腦“熱度”誇張且極端,以愛國的名義行走於網路江湖,除了讓大大小小的壇子口水滿天飛,對民族振興和人民歡樂鮮有助益。一個國家能靠腎上腺素富強麼?民族精神是網路大言能支撐的嗎?……收拾起過剩的矯作激情吧,在工作崗位好好工作,最好能為國家作出點實實在在的成就與貢獻,節假日休閒時光就快快樂樂釣魚、輕輕鬆松買竿,大可不必憑白地再給自己背上多少座無謂的“大山”,更不該讓我們釣場的山水也都到處雞飛狗跳牆。說了一溜遭,還是回到我們話題的最初出發地,釣竿無非一根釣魚的竿子,它承載不了、也不該承載太多餘外的東西。對中國人來說是如此,對全世界各文明開放民族來說,也都是這樣。
    讓我們還釣竿以單純,好麼?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0.0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