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櫻夕嵐※時尚線上's Archiver

omwwmy4568 發表於 2012-12-18 06:54

映山紅-1

太陽衝破雲霞把萬縷陽光灑向大地時,壩徒山上的映山紅就大片大片的綻放起來,像一團火,燒紅了半邊天。每一簇每一朵鮮豔的映山紅,就好象每一個苗族少女的臉那樣嬌豔欲滴,清秀靚麗。

嫋嫋繞繞的炊煙和著清晨的薄霧,像輕紗一樣,彌漫在吉多苗寨青瓦木樓的上空。

壩徒山下的吉多苗寨,是個有百十餘戶人家的村子,縱橫交錯地座落在四周環山之中的一片平壩子上。此刻正值夏季,已經播種好的莊稼正以蔥蔥濃濃的姿態向人們展示著一片綠意盎然的希望。



“阿梅,阿梅,起床了,要去放羊啦!”阿媽的聲音飄進阿梅的房間時,阿梅正在梳著頭。

“好哩!我馬上就來了!”阿梅回答。

阿梅收拾好後,走出房間,然後去廂房拿起背簍,才走進羊圈放羊。羊群看到阿梅也“咩咩”直叫。

阿梅家有十多只山羊,都由阿梅一個人照料放養,羊群和阿梅也成了好朋友。羊群一出圈,就急急地趕路上山,山上不但有很新鮮的草料食物,也有很好玩的地方,山上才是它們的樂園。

阿梅的羊群一上路,村寨裏的羊群和牛群也跟著出來了,一群放牧的姑娘趕著牛群和羊群,嘰嘰喳喳地象麻雀一樣。“駕!駕!”的吆喝聲在鄉間小路上回蕩。



“阿梅,聽說壩徒山上開了好多好多的映山紅,等會兒我們去摘它一些回來吧。”阿秋和阿梅並肩走著,阿秋說。

“真的?好啊!”阿梅有些好奇地說道。

“真的!昨天我阿哥到壩徒山時看到的。”阿秋點點頭。

山花是苗族女孩子們最喜歡的色彩,這些天然的色彩不僅芬芳豔麗,還能陶冶性情,摘它一束回家放在床頭,真是滿屋沁香。



牛羊趕到壩徒山腳,這裏已經是一片曠野了。這裏遠離了莊稼,遠離了村莊,綠色的草原生長著肥碩的飼料。只要把牲畜趕到此,可以一整天不用來看,這些牛羊們都不會亂跑,它們吃飽之後,就在草原裏追逐嬉戲或者閉著眼睛悠閒地睡覺。

苗族姑娘們背著小背簍,一般是用來裝給家裏的豬割回去的草料野菜。家裏用這些野菜飼養的豬,長出的膘肉肥厚細膩,吃到嘴裏也格外的淳香。把牛羊趕到草原後,這群姑娘們就要去割野菜去了。

“阿美,阿香,阿蓮,你們過來一下!”阿秋喊道。

三個小姑娘甜甜地應了一聲“哎,來了!”就象一朵白雲一樣飄了過來,跑到阿秋的面前。

“阿美阿蓮阿香啊,我要和阿梅去一趟山上,你們在這裏幫我們看好牛羊,回來少不了你們的好處,好不好啊?”阿秋說道。

“好啊!”阿美答道。

“阿秋姐,你們回來給我們什麼好處啊?”阿香是個鬼靈精,在她的腦瓜子裏,想的可不是什麼正經事,她猜想阿秋和阿梅倆個大姑娘肯定是要去會情哥哥去了,不然,哪里有什麼好處給她們。

阿蓮在一旁什麼也不說,只是微微地笑著。

“現在不能告訴你們,回來時一定讓你們驚喜!”阿秋很神秘地笑著。“阿梅,我們走吧!”阿秋說,然後收拾她的小背簍,把它背在肩上。

倆個姑娘走在去往壩徒山上的小路,阿秋很開心,她唱起了山歌。

“哎…樹上喜鵲鬧喳喳,阿哥想妹妹想他,阿哥想妹在哪里,阿妹想哥在心中…”

“阿秋,你唱什麼歌呢?不害燥!莫非你有心上人了?”阿梅逗著阿秋。

阿秋笑笑,接著又唱道:“遍地鮮花要謝了,不見有人來摘采;阿妹想哥要瘋了,阿哥還在觀望中;山盟海誓一句話,假情假意全是空。”

阿梅臉上紅了,阿秋唱的可是她心裏的事兒。她喜歡上隔壁排達寨的一個後生家,倆人交往了一段時間,現在那後生家都有一陣子沒有來找她了,她心裏可想著他呢。

“阿秋,你真壞!什麼不唱,僅唱這些亂七八糟的。”阿梅嘟著嘴,說道。

阿秋吃吃地笑,“阿梅,我唱我的歌,關你什麼事了,不許唱啊,我偏要唱!”

“哎…”阿秋張開嘴巴,阿梅就趕過來在她的腰間撓癢癢。阿秋忙跑開了。

“你別跑呀,別跑……”兩個姑娘的身影追逐奔跑在山間小路,灑下一串歡快的笑聲,隨風飄落在曠野上, 傳得很遠很遠。



壩徒山上的映山紅,隨風舞蹈,搖?的花枝就象苗族姑娘婀娜的身姿。“

“啊!多美呀!”阿梅阿秋望著這一片火紅的花海,聞著那天然的花香,真是心曠神怡。她倆並肩坐在一塊岩石上,沉浸在一片遐思之中。



阿梅仿佛中看見有一團鮮豔的火,由遠而近,向著她們緩緩移來,在火團的後面,站著一位笑容可掬的小夥子,那團火就是小夥子手裏捧著的花,一大把的映山紅。

“阿梅,我給你摘的,喜歡嗎?”小夥子說。

“喜歡!你給我什麼我都喜歡!”阿梅接過花,嬌羞地笑著說道。

“阿梅,我想娶你做我的婆娘,你願意嗎?”小夥子開門見山地說。

阿梅點點頭,然後轉過身,捧著花走了。小夥子趕緊追上阿梅,一只手搭在她的肩上。

“阿海哥,你什麼時候請媒人到我家來呀?這事要我阿爸阿媽他們也同意啊。”阿梅說道。

阿海深情地看著阿梅:“我阿爸已經去請媒人了,他還沒有去你們家?”

“沒有!”阿梅輕輕地說。

“還沒有,那我去找阿爸!”阿海說完鬆開搭在阿梅肩上的手,就急匆匆地走了。

阿梅望著阿海的背影喊道:“阿海哥!阿海哥!…”



“阿海哥,阿海哥。”阿秋學著阿梅的樣子,逗趣著說。

阿梅為自己情不自禁脫口而出的失態感到羞愧,她伸手迅速地擰了一下阿秋的胳膊。“我讓你學啊,我讓你學!”

“阿梅,饒了我吧,我不學了行吧?”阿秋哭喪著臉求饒。“只許州官放火,不讓百姓點燈。你也太霸道了吧。”阿秋嘟噥著。

“你說什麼?”阿梅又要伸手擰她,她這才趕緊跑開了。





通往吉多寨的路上,走著一個人,一個六十歲的老人,這個老人手裏拿著一把系了紅絲帶的雨傘。這個老人頭上紮著黑帕子,下巴有一綹山羊鬍子。細一瞧,就知道,這個老人就是方園五十裏地有名的大媒人“山羊月老”。

在此五十裏地,經“山羊月老”撮合的姻緣,無以計數。在做媒人這條道上,他的經驗可是很豐富的,但凡誰家兒女長成了,他鼻子嗅一嗅,就能知道。這不,就有人給他送酒來了!這次他到吉多寨,是奉了排臘寨支書家的托,要到巴貴家去,巴貴家有一個漂亮的女兒長大了,支書想給他的兒子找個媳婦,他們看上了巴貴家的閨女阿梅。

巴貴家座落在寨子的中央,三間木瓦房子,新裝的木板牆壁,涮了一層桐油,?亮?亮的好有氣派。同時也顯示著巴貴家的富裕與殷實。

此刻,巴貴正在家裏做木匠活,他要給女兒的房間也裝修起來。他拚命地刨著木板,木花一卷一卷地從鉋子裏出來,一塊木料被刨得平整光滑。

“巴貴,喝點水吧!”老婆從灶房裏給巴貴舀來一勺清水。

巴貴停下手中的活,接過老婆手上的水,一飲而盡。喝完了水,巴貴又想抽一支煙。

巴貴從自己的衣袋掏出煙絲,用紙卷好,點燃煙,他猛猛地吸了一口,緩緩地吐出煙霧來。那情景,真悠然自得。嫋嫋煙霧在半空中飄散……

“這是巴貴果卡的家嗎?”一個老人出現在門口,向著屋裏張望。

聽見有人問門,巴貴抬頭看著來者。

“這是巴貴果卡的屋裏吧?”老人又說了一遍。

“是的!我就是巴貴!你是?”巴貴凝視著老人。

“呵呵!你不認得我?不要緊,我今天到你屋裏有件天大的好事,你得先請我進屋裏,再給你說。”老人笑著說,把手中的雨傘亮給巴貴看了看。

巴貴看到雨傘,頓時明白了:老人是個媒人,有人看上了他的女兒了,這是來提親的。不管成不成,媒人進屋是不能拒絕的。

“哦,我曉得你了,你是“山羊月老”!尊敬的大媒人,快請快請。”巴貴忙舉手相迎。

老人笑呵呵地走進巴貴家屋裏。巴貴老婆給老人搬來椅子,又給老人端來茶水。

“巴貴果卡,不瞞你說,我到你們屋裏來是討一碗酒喝的。”老人很直接。

“你月老到我屋裏討酒喝,我已經早就準備好了。不過我得曉得你是從哪里來的,又要到哪里去,總要曉得個來頭啊。”巴貴說。

老人笑笑,說道:“我是幫排臘寨的楊支書家來的,楊支書你聽說過吧?他知道你家女兒長大了,還生得很漂亮,很賢慧,所以請我到你們屋裏來討要你的女兒做他們家媳婦。我平生喜歡喝酒,有酒喝,我就來了。”說完,老人摸了一下他的山羊鬍子,等著巴貴說話。

巴貴不慌不忙,他掏出他的煙絲來,遞給“山羊月老”,說道:“來,抽一杆,這煙味道不錯!”

“山羊月老”接過巴貴的煙絲,取出一點,合著煙紙,卷起來。卷好煙後,他摸自己的口袋找打火機,抖抖索索了一會兒,也摸不著。

巴貴用自己的火柴拿給他。“山羊月老”點燃煙後,吸了一口,也慢悠悠地吐煙霧。“好煙!這味道純正,香!”“山羊月老”稱讚道。

“尊敬的大媒人!”巴貴說道,“你說的排臘寨的楊支書,我以前和他有過交情,這人不錯,忠厚人家!”

“山羊月老”聽了心裏很舒服,一般人都是挑剔的,很難得有人會欣賞對方的為人。

“當然!我老山羊看人也要讓兩家門當戶對的,象楊支書這樣的人家,方園幾十裏地,哪有有閨女不願意給他做媳婦的,是不是?”

巴貴笑笑,“你說的是呀,我也想和這個楊支書做個親家。但是,時代不同了,這事情都由不得父母作主了,孩子們長大了,她們有自己的想法,嫁誰也有她們的標準。大媒人哪,我也不曉得我閨女她是怎麼想的,這得徵求她的意見哦。”

“山羊月老”笑笑,連連說“是”。

話已至此,多談無益,一般第一次提親的,都很難成功。不過有主人的這樣一句話,他這個大媒人還是有希望的。他老山羊拱了你巴貴家的菜園子,吃不到你家的菜,下次來時可就輕車熟路了不是。

“大媒人!今天很難得你到我屋裏來討酒,喜酒喝不到,一碗包穀燒,還是要給你吃的。”巴貴很抱歉地說道。

“山羊月老”捋了他的山羊鬍子,笑笑“對對!有包穀燒吃,一樣的!”

接下來,兩個男人談了一些天南地北的事情,巴貴女人則幫著他們炒了幾個小菜。



                 三



傍晚的時候,一群嘰嘰喳喳的麻雀飛回家了。阿梅阿秋還有阿蓮阿香阿美等都打了滿滿的一背簍新鮮草料回來,在她們的背簍上,插著一簇簇鮮紅的花朵。

阿梅把羊群關好後,打了一盆清水,簡單地洗下臉後,就拿起她從山上摘回來的鮮花走進自己的閨房。

“阿梅!阿梅!”阿媽喊道。“洗好臉就快來吃晚飯了!”

“哦,我曉得了!”阿梅應道。

阿梅把花用一個玻璃瓶裝起來,倒上一點水,這樣,花期就能夠延長一些。看著鮮豔的映山紅,阿梅湊上前聞了又聞,那花香真好聞!



阿梅走出房間,阿爸阿媽已經把飯菜擺好了,也已坐在了桌子前等著閨女一起吃。



看著眼前漂亮的閨女,兩個老人怎麼也看不夠,看得阿梅有些不好意思。

“阿爸,阿媽,你們怎麼了?這麼看著我,我哪里不對勁了?”阿梅看了看父母,又看了看自己身上,很是不解。

“我閨女越來越漂亮了,阿爸阿媽想好好看看你呀!”阿媽笑笑說。

“你們不是天天都看的嘛,還看不夠啊?”阿梅嬌羞地說。

“女兒長大嘍!遲早都要離開爹娘的,我們怎麼會看得夠啊!”阿媽說道。

阿梅陡地想起了早上的那一幕,阿海讓他的父母請媒人來提親的事。莫非是媒人來過了?一想到此,阿梅的臉上就泛起了小紅暈。如果不是,阿媽從來都沒說過這樣的話,一定是來了!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0.0  © 2001-2009 Comsenz Inc.